宁波可诺丹婷中兴路店欺诈我520多万元的血泪控诉

2007年5月,当我经过可诺丹婷华侨城店(这是之前的地址,后来该美容院搬家了,搬到了现在的中兴路285号),促销员以免费体验美容项目为诱饵,将我带进了该家美容院(当时该家美容院开设在中兴路655号的梅柏公寓楼上),在做了简单的护理体验后,美容院的店长便开始推荐各种项目,我在一帮美容院店员的忽悠下做了充值卡。时任该美容院的院长葛小飞承诺,所有的服务在全国可诺丹婷几百家连锁店全部通用。开始也还挺正规,给做些皮肤护理美容等项目,每年的消费在3-4万元。
  往后的几年,一旦有新项目上市,美容院会用各种借口,找来所谓的“教授”,“医生”,“老师”为我进行所谓的身体健康“检查”,比如用一台仪器给我做体检,然后开始说我身体上这儿不行,那儿不对,感觉在她们的口中我已经百病缠身,病入膏肓。接着为我罗列了长长的“治疗清单”,也就是在她们家可以进行的各种护理项目。她们一边宣传自家的护理项目跟保养产品多么的领先国际水平,多么的走在科技前沿;一边说我身体有各种隐患,如果不做她们的项目,随时可能爆发各种致命性的病症,比如乳腺癌,腿部筋脉曲张,肾积水,子宫颈癌,说不定哪天就倒地猝死,一命呜呼。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因为价格过于昂贵,但是她们每次都称可以打报告给上级领导,为回馈老顾客而去申请到独家优惠。由于我上了年纪,步入了更年期,身体素质比以前要下降,以及我的妈妈也有乳腺癌的病史,所以在各个店员,店长,经理,总监的轮番轰炸的推荐下,我又半推半就地继续充值。
  美容院瞄准了我对身体素质提高的心情,害怕更年期带来的各种病痛的心理,慢慢地项目也从一、二项增加到二十几项,从脸部护理到身体护理,从美容保养扩大到购买各种产品,如塑身内衣,口服精油,美容仪器等。一件所谓的塑身内衣就要求我支付好几万元,号称是法国设计师为我量体裁衣,独家定制。结果什么效果也没有,这几年下来,光塑身内衣就花了70几万。塑身内衣的品牌是蓓丝密(BACIAMI),蓓丽莲娜(BRILIANT)。吊牌上的生产产家却是广州市千昱服饰有限公司。
  有一项筋膜抗衰的项目,我做了三次,每次持续一整天到大半天不等。做完一次间隔几个月到半年,继续做下一次,总共耗费90万。美容院所有员工一说到这个项目,就眉飞色舞,举了很多例子来说明此项目对人体健康大有裨益。还说很多皇室贵族,大牌明星都做过这个项目。这是最新的高精尖技术产品,采用仪器护理,可以促进血液循环,刺激人体的各个穴位,改善健康,是传统手工按摩无法替代的。做完这个项目后,人可以脱胎换骨,把原本下垂、松驰、肥胖以及有皱纹的肌肤进行收紧,逆龄生长,年轻十岁不再是梦想。因为我脑部供血不好,老是头晕,美容院说做这个项目会有很大的改善,可以利用高科技的仪器刺激人体肌肤的基底层,深入筋膜,再现年轻态。打通任督二脉等经络,改善免疫系统。集驻颜塑形,活络气血,祛病延年,冻龄回春等N大功效。我说没有这么多钱,美容院表示她们会找总监特批,给予VIP老客价。并且可以免息分期付款。所以我为了自己的健康,做了这个项目。但是最后效果甚微。后来我去淘宝网搜索了一下相关的筋膜抗衰,精雕刀等仪器,大约2万左右一台。我现在想起来后悔莫及,听信他们夸大宣传,把家庭都害惨了。
  还有一项泰妍雅集项目,花了60-70万。店员说是采用生物膜离子通道技术可以让乳腺修复,激活,再生,还富含丰韵逆龄分子能量肽,可以使胸部饱满圆润坚挺并且活化细胞,增加机能,紧肤去皱。并且能祛除湿气,消除淤堵。由于我妈患有乳腺甲状腺方面的疾病,医生说此病有一定的遗传率。而且我也体检出小叶增生,结节等健康问题。基于预防疾病的心理,我在店员的轮番轰炸忽悠下,做了该项目。该项目是通过敷药粉,涂抹精油,精华液以及手工按摩的方式进行,但是做完后感觉并没有多大变化。 
  2015年3月,他们又给我进行纹眼线、纹唇、纹眉等半永久美容服务项目。进而推荐我做整形项目,比如带我去杭州虞美人打玻尿酸,爱贝芙等微整项目,花费起码100多万。2017年5月,到合作的上海嘉人医院做了祛眼袋,自体脂肪丰额头丰太阳穴的手术,花费10万余元。
  慢慢的这几年的付费也从2007的几万元到2013年的25万元,继而上升到2016年的262万元。我也不知道到底用了多少钱,只是听从他们的要求充钱。充值后也不给任何凭证,也没有任何发票。只在他们的电脑上有收款记录。有一次我问她们要发票,她们表示没有发票,不过可以从外面的餐厅或者加油站汽油充值发票来冲抵发票。每次做完项目,他们就拿出一份美容项目册子,由我签字确认。项目不断增加,充值也不断攀升,但我实际是做不完的,因为时间有限。
  直到2017年总共充值金额至少达5255420.52元,美容店也没有给我任何的消费凭证。2017年底,我发现其中的许多问题,特别是从银行帐单发现,我刷卡的钱许多都进了福建省可诺丹婷商贸有限公司帐户,共计有3284649元。但是她们的营业执照明明是宁波市鄞州新河奥然美容院,店家的门头是香港可诺丹婷美颜美体连锁有限公司。
  后来我去正规医院进行了体检,结果显示宫颈1度糜烂,宫体增大质硬,子宫肌瘤,血常规异常,尿常规异常,肝光点稍密集,左肾局部积水10mm,窦性心动过缓58次/分。由此更可以说明美容院所宣传的那些功效根本是夸大事实,着实可恶!
  2018年6月,我们去美容店要求进行对帐以及退还没有消费的余款,他们只提供了所谓的几份未做完的美容项目清单来搪塞,但是上面根本没有标明具体的单价,以及已经消费的次数。至于剩余的可做次数也是有涂改痕迹。2018年12月16日,在协商退款事宜时,对方必须让我先签署一份“一旦退款再无瓜葛”的退款协议。不签就不给我看可退款的具体项目跟单价。对于这种不平等的做法我感到十分愤怒。当我再次让他们出示我已经消费过的记录时,他们拒绝提供。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二条 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或者商业惯例向消费者出具发票等购货凭证或者服务单据;消费者索要发票等购货凭证或者服务单据的,经营者必须出具。 第三十九条 消费者因经营者利用虚假广告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第四十九条 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一倍。
  我认为,宁波市可诺丹婷中兴路店在提供服务过程中,严重虚假、误导和欺骗消费者,违背了诚实信用的原则,没有资质超范围经营等,已构成了事实上的欺诈行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关条款的规定,我请求有关部门依法查处。





  为此我还联系了宁波晚报以及都市快报的记者,将此家美容院的恶劣行径进行曝光。腾讯视频:毛说第二十九期也进行了曝光。望各位网友积极转发我的血泪控诉,让更多人知道可诺丹婷美容院的黑幕。


  腾讯视频:毛说第二十九期,2018年12月11日发布 
  https://v.qq/x/page/y0811lkdnd6.html






  惊呆!宁波女子美容花了520多万!两套内衣就十几万!老公查账竟发现…
  宁波晚报 2018-12-11 记者 毛雷君

  宁波的方女士今年50多岁,从2007年开始,她就在位于中兴路285号的可诺丹婷美容机构进行保养。
  刚开始每年几万元的费用还算正常,但是从2015年开始,她每年在这家店的刷卡额度达到了几十万,其中2016年突破了262万!近10年的总额更是达到了520多万!
  方女士:这钱怎么花的我也不清楚
  方女士告诉记者,自己是2007年开始在可诺丹婷做美容护理的,刚开始还是不错的,这些年店里也换了好几个老板,但每个店长都对她很好,她也就一直没换地方。
  前几年,按照正常的美容流程,每年也就花个几万元。按照方女士的说法,后来店里给她推荐各种补水的疗程,各种微整形的套餐,有时候还带她去杭州和上海等地进行检查和治疗。
  “从那时候起,这钱就花得流水一样了。”方女士说,自己当时正处在更年期,整个人很焦虑,可能自己的性格也有所缺陷,就是“心太软”,听不得对方说好话。“一有新的产品,他们第一个就会推荐给我,而我每次也禁不住他们的劝说,最后买了单。”
  方女士说,自己的妈妈罹患乳腺癌,日子过得很痛苦,因此自己对于保健非常看重,店家一旦推出什么新的项目,总想要去尝试。一来二去就刷了几十张信用卡和借记卡,那么多年总额超过了520多万元。
  家里的钱一直都是我管着的,所以经济上也比较宽裕。但是最近老公来查账,发现了我刷卡花了那么多钱,就每天和我吵架,要我去把钱退回来,这日子没法过了。
  说到这里,方女士一脸愁容。她说很多时候,自己花钱似乎是身不由己的,而且店里每次都会把大额的单子拆分,比如20万的项目会分成10次,每次刷卡2万。日积月累,不知不觉就刷了500多万。
  女儿:这钱花到哪里要有个说法
  方女士的女儿张小姐告诉记者,她母亲性格比较内向,也很容易听信别人的劝说,导致那么多年在美容上花了那么多钱。但是这个钱花到了哪里,他们还是需要讨个说法。
  张小姐表示,自己常年在海外求学,父亲忙于事业,母亲没有上班,接触社会比较少,才会受到店家的诱导,花了很多不该花的钱。
  比如,他们卖给我母亲两套塑形内衣,价格高达十几万,号称是法国品牌,但是效果并不理想。
  记者随后在网上查阅同品牌的塑形内衣,价格在几百元到数千元。
  “还有,他们数次带我母亲去杭州、上海等地的医疗机构检查和治疗,但是具体效果怎么样,都没有一个结果。”张小姐告诉记者,最主要的是,每次刷卡消费之后,店家都没有提供相关的单据和发票。
  为此,张小姐打印出来厚厚一大叠方女士的刷卡记录,商家名称横跨福建、上海、广东、浙江等地,有的名称为可诺丹婷商贸有限公司,有的为可诺丹婷美艺设计部,还有可诺丹婷连锁宁波以及台州可诺丹婷超市等,,每笔刷卡金额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其中,方女士在名为福建省可诺丹婷商贸有限公司的商家刷卡额度达到了3284649元。
  女儿打印出来的方女士刷卡记录
  “其实,女人为美丽付出代价我们也能理解,但是这钱到底花在了哪里,却是一笔糊涂账,这点让我们无法接受。”张小姐也告诉记者,她母亲每次去做美容项目,都要签字确认的,但是她们去查看历史记录的时候,店里却说没有存底,之前的记录没有了。
  其他做美容的地方,好多年前的账目记录都有留底的,怎么到了这里,去年的记录都没有了?到底做了几次,还剩下几次,都是一笔糊涂账。
  说到这里,张小姐很气愤。
  门店法人代表:正在核实情况
  随后记者来到这家可诺丹婷门店了解情况,店员表示店长不在,情况她也不了解,很多事情要请示老板。记者留下了联系方式,希望能和老板沟通。
  不久之后,可诺丹婷门店的法人代表张女士给记者打来了电话。她表示,方女士的情况她已经了解了,也来门店交涉过了,但是双方没有达成一致。
  “我们告诉方女士,那些没有消费完的项目,我们是可以退钱的。但那些已经做了的服务是无法退钱的。”记者追问具体数额,张女士则表示自己并不清楚,还需要去店里进一步核实。
  记者还就提供票据等问题再次询问张女士,对此她表示自己是前几年才接手的这个门店,之前的事情不太清楚,很多细节需要去店里和店长核实之后才能答复。
  截至记者截稿时,张女士并没有进一步的说明和解释。
  监管机构:如果没有资格就是非法行医
  张小姐也向记者提出,她母亲曾经在可诺丹婷美容机构做过玻尿酸注射等微整形手术,脸部还会出血,她们怀疑这个店没有资质从事该项服务。
  记者从宁波市市场监管局医疗器械处了解到,目前美容院分为两种,一种为生活美容,一种为医疗美容。生活美容只允许做一般按摩等项目,而医疗美容可以从事注射等项目。如果注册为生活美容的机构擅自从事医疗美容,一律按照非法行医处理,要交由当地卫生执法部门处理。
  鄞州区消保委的相关负责人则表示,消法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或者商业惯例向消费者出具发票等购货凭证或者服务单据;消费者索要发票等购货凭证或者服务单据的,经营者必须出具。”如果消费者索要发票,而商家无法提供,肯定是违法相关法律的。
  目前,方女士和店家正在就相关事宜进行协商。至于这些钱到底花在了哪里?究竟能退回多少钱?我们将持续关注。










  2018.12.14
  《美容院做护理 10年消费500多万元》后续
  可诺丹婷承认管理不善 
  方女士姐姐今年也在店里消费36万元



  本报讯(记者 毛雷君) 本报12月11日刊登的稿件《美容院做 护理 10年消费500多万元!这钱到底花在哪里?到现在为止还是 糊涂账》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也被不同媒体大量转载。昨天上 午,双方终于坐在一起,就后续退款问题进行协商,记者作为第三方 见证者参与了双方的协商。 昨天可诺丹婷的法人代表张女士的妹妹代表她姐姐前来。她表 示,自己的姐姐是在2016年作为加盟商接手这个门店的,对于之前 的问题她们并不清楚。记者提出为什么张女士接手后的2016年,方 女士的刷卡额突然暴增到262万多元,张女士的妹妹表示自己也不 清楚。她告诉记者: “我的姐姐平时对于店里的具体经营状况也不是 很了解。管理上确实存在问题,所以之前的消费明细都没有了。 ” 记者提问,为什么网上几千元的同品牌塑形内衣,在店里要卖到 几十万元,是否存在价格欺诈和暴利问题,张女士的妹妹表示自己不 清楚。她说: “我姐姐这两天情绪很不稳定,事情曝光后,各方压力很 大,她身体也不好,今天还在医院挂盐水,所以全权委托我来处理和 协商这个事情。” 她表示,方女士没有做完的项目,店里一定会退款,但是现在具 体有多少项目没有做,还要回去核算过。方女士的女儿张小姐给记 者出示了一份单据,她告诉记者: “之前我们去过店里交流,但是前后 两份单据店里进行了涂改,很多数据已经不一样了,具体还剩余几 次,由于没有存根,也没有详细表明单价,到现在还是一笔糊涂账。” 方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姐姐也在那家美容院里刷卡消费,今年刷 了36万元,店里同样无法提供明细账目。 “她的钱是儿子结婚要用 的,现在为了这个事情,家里也是闹得不可开交。” 方女士的女儿张小姐表示,可诺丹婷这家门店明明只有生活美 容的资质,却暗地里给消费者做注射玻尿酸等微整形手术,她将收集 证据向卫生监管部门举报。同时由于对方无法提供消费明细和正规 发票,她也将向税务部门进行举报和投诉。








  宁波一女子美容花掉520万
  女儿说,自己出国留学3年 妈妈太孤单所以花钱凶 
  美容院昨天表示愿意退一部分钱
  都市快报2018.12.12 记者 夏裕



  整形:注射“爱贝芙”,注射玻尿酸,100万。
  筋膜抗衰,全身护理,约90万。
  塑身内衣,约70万;熏蒸,约30万。
  脂肪填充太阳穴,原价282万,VIP优惠价80万,未做……
  长达10年,宁波方女士在一家美容机构消费达到惊人的520多万元。
  留学回来的女儿张小姐,像福尔摩斯一样,一份证据换一份妈妈的承认,拉出20多张信用卡的账单,一点一点地“抠”出了这些消费。女儿说,这些钱,还不是全部。
  “妈妈啊,你把我的嫁妆都快花光了,那是爸爸打拼几十年的积蓄啊。”
  爸爸被气得胃疼,“这些钱,就算你拿去开个美容院,我都能接受啊!”记者 夏裕
  妈妈20多张信用卡刷掉520多万
  今年29岁的张小姐是宁波人,在国外念大学。去年上半年,她毕业回国。
  一见面,老爸故意板起脸,女儿你花了200多万噢。
  国外留学费用高,可是,爸爸说的这个数字比张小姐实际花的要多一倍。
  “我当时听了也没想太多,以为老爸就随口一说,根本不会联想到妈妈那里。直到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后,我用妈妈电脑时,发现上面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投资。”
  爸爸负责赚钱,所有的收入都交给妈妈管理,从不过问钱财去向。
  她去问妈妈,妈妈一声不吭。女儿知道妈妈的性格,肯定是做了错事,不敢说。
  张小姐想搞清楚,一追查,吓了一跳,家里的存款竟然少了好几百万。她跟爸爸一汇报,两个人拉着妈妈去银行查账单。
  张小姐发现,账妈妈名下竟然有20多张信用卡,到银行一拉,所有的刷卡记录全部出来了……
  “看到这记录,我当时就傻了,每笔刷卡金额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商家名字有福建、广州、杭州、宁波市区和慈溪等地,都跟一家美容机构有关。”
  张小姐整理了一份表格给我看,总金额525万余元,数目最大的一笔是福建一家美容机构3284649元。
  “妈妈是2007年开始,在宁波这家美容机构做美容保养护理。开始时还好,每年几万元,2014年以后,消费突然巨增,2016年一年花了262万元!”
  这时,张小姐才想起,爸爸说她花钱多的事。“原来,妈妈花的部分钱,推到了我身上,说是给我花了。”
  女儿出国三年妈妈孤单花钱最凶
  从张小姐拉出的银行消费数据来看,方女士在2012年以后消费开始升高,2014年一年猛然升到69万,2015年83万,2016年消费262余万,2017年62万!
  2014年,是张小姐出国留学的那一年。这三年,也是方女士花钱最凶的三年。
  张小姐也给妈妈为什么消费这么多找了理由:爸爸大男子主义,在外面事业成功,在家里妈妈需要捋顺毛;妈妈性格也很强,不喜欢这么做,心里很郁闷。
  “妈妈其实很孤单。她性格直,容易得罪人,身边没什么朋友。几个姐妹关系也比较一般,身边都没什么说话的人。”
  张小姐陪在身边的时候,方女士有个贴心“小棉袄”。女儿一走,越发孤单起来。“美容院的员工想尽办法各种关心,讨妈妈欢心,今天请妈妈吃个快餐,带她出去游玩。生日那天,还给她准备了一个派对。”
  女儿说妈妈钱花了并没达到美丽效果
  其实,方女士说不清楚,这500多万都花在哪里了。
  她说,美容院一旦有新项目上市,店员会轮番推荐,让她充值。“一开始,我以太昂贵为理由拒绝,但是,她们每次称打报告给领导,给我申请到独家优惠,可以分期付款。我一心软,就签单充值了。”
  美容院的项目从开始的一两项增加到十多项,从脸部护理到身体护理的各种名目,后来也从美容保养扩大到购买各种产品,如塑身内衣、口服精油、美容仪器等。
  一件塑身内衣几万块,几年下来,花了约70万。
  2015年3月,美容院店员带方女士去杭州一家整形机构做微整,花了100万;2017年5月,她又被带到上海一家医院做了去眼袋手术,付费10万。
  一项筋膜抗衰的项目,说是可以促进血液循环,刺激人体各个穴位,让人脱胎换骨,收紧肌肤,逆龄生长。一台从上海运过来的机器,方女士躺了一天,总共做了三次,花了90万。
  “一项熏蒸服务,木桶里加上中草药,总共花了30万;太极养颜项目,去除体内湿气,花了六七十万,还有去德国换血,又是几十万。”张小姐说,美容院去年让妈妈把大腿的脂肪抽出来,注射到额头和太阳穴,达到整形的目的。
  “这个项目原价是258万,他们说给妈妈做只要80万,买一赠一,还能免费给我做。我都气笑了,直接让爸爸卡住了妈妈的钱。”
  张小姐说,妈妈花了这些钱,根本没有达到商家宣传的效果。她觉得,店家完全是在打温情牌,让妈妈花钱。
  “爸爸知道后,整个人气得胃疼,自己辛苦打拼这些年存的钱,给女儿做嫁妆、给夫妻俩养老,现在都花完了!”
  张小姐还发现,妈妈每次刷卡消费,都没有单据和发票。
  店家表示:愿意退一部分钱
  昨天,我联系了宁波这家美容院的一位负责人,她说,“这个事情我知道,前段时间,我们协商过,没有消费完的项目,我们可以退钱,当时谈的可以退的费用是40万左右。”
  她说,希望跟方女士一家坐下来谈,好好解决这个事。
  美容院另一位负责人说,“女儿回国前,方女士其实很孤独。空的时候,方女士天天去美容院,忙的时候,隔几天去一次,会做各种美容项目。目前,我们正在积极处理这个事情。”
 嘀嗒团(didatua)